北京酒交所总裁朱力:白酒国际化先行是赢家

首页    行业资讯    北京酒交所总裁朱力:白酒国际化先行是赢家

春节临近,中国白酒企业即将进入传统中的销售旺季,但今年的行情似乎不如往年看涨,这意味着白酒行业的“寒冬”尚未远去,酒企转型仍然任重道远。

  2014年,“走出去”是业内大佬在各个场合频频呼吁的三个字,可是白酒行业走出去的步伐却仍显缓慢。近日,记者在北京国际酒类交易所专访了该交易所总裁朱力,用国际化的视野解读中国白酒行业走势,分析走出去的新路径。

  调整期是机遇

  “白酒进入深度调整期,在我看来反而是机遇。”坐在记者面前,出语不凡的就是朱力。

  朱力指出,1990年以来,从中国白酒行业已经遭受过的危机看,其发展走势和GDP(国内生产总值)呈正相关。

  1990年,中国白酒的总产量为531.91万千升,经过6年的快速发展,到1996年升至801万千升。之后,中国白酒行业便进入了为时4年的调整期,至2000年中国白酒的总产量降低至400万千升。又经过数轮震荡,中国白酒总产量一路走高,终于在2011年突破了1000万千升大关。

  据了解,目前中国白酒的总产量也仍在高位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4年1~11月,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7018.25万千升,同比增长1.90%,其中白酒总产量1125.61万千升,同比增长3.57%;11月份,全国酿酒总产量512.27万千升,同比下降4.17%,其中11月份白酒产量121.34万千升,同比下降4.86%。

  “不能抱有侥幸心理,这次的形势和以往不同。”朱力表示,过去10余年,中国白酒经历了高产出、高需求、高利润的“黄金十年”。可是,当前的市场是高产出仍在,产能过剩却使得价格难以再度走高,并且酿生了行业的深重危机。必须看到的是,市场的持续疲软宣告了白酒“黄金十年”的结束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“严控三公消费和八项规定只不过是导火索而已,实际上年轻人正逐步成为市场的消费主体,他们不喜欢白酒,这才是最致命的。”朱力静了静神,继续说道:“而白酒企业在黄金十年里的安逸,使得他们未能马上适应深刻变化了的市场,这才是危机的根本所在。”

  不过,朱力表示,这次经济新常态下的白酒产业调整正好是一次机遇,是中国白酒产业蝶变的关键时期。“他们可以从狂热的逐利游戏中解脱出来,重新反思和分析中国白酒产业的发展。”朱力说:“痛苦的反思总是让人能够聚集进步的力量,如果没有这次调整,或者调整不好,产能继续高速发展,必将形成泡沫,白酒行业的危机将积重难返,所以这次白酒行业的深度调整,是白酒行业自我救赎的一次机遇。”

  走出去前途广

  “推动白酒走出国门,这应该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。”说这话时,朱力点了点头,一字一句。

  这位50多岁的总裁,早年赴法国学习葡萄酒专业,深入了解中西方酒文化,曾成功研制“香槟法”起泡酒等,后来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,具备开阔的国际化视野和现代化管理理念。

  当然,可以看到的是,白酒走出去已经成为业界大佬在各种场合大声呼吁的话题。不过,在实践中,除了几家大酒企之外,试水者却寥寥无几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2014年1~8月,饮料酒及发酵酒精制品累计进出口总额只有23.01亿美元,同比增长22.27%。累计出口额虽然同比增长55.64%,但绝对值却只有4.84亿美元。

  究其原因,大多数酒企对国外市场并不了解,对白酒是否合乎外国消费者口味,白酒出口标准等问题充满忧虑,再加上关税等成本,削弱了中国白酒在国外的竞争力。“过去黄金十年的安逸,也让很多酒企转变观念和发展路子需要较长时间。”朱力说。“其实长远来看一切都不是问题,酒企现在部署走出去是时候了。”朱力说,我们要对自己的酒有信心,随着中国自身实力和在国际上影响力的迅速提升,中国的价值观和文化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,而中国白酒和酒文化作为与中国饮食文化、礼仪文化紧密结合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代表,也必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和接受。“口味不是问题,当初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其他问题也都可以迎刃而解,关键是中国的白酒要去推广,要从文化、产品各个层面去推进。”朱力说。

  朱力现在很忙,除了引入2015年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,为中国名酒唱响国际品牌搭建平台,还忙于白酒价值观和酒文化的推广,最近他正在编写针对外国人的中国白酒教材,用外国人的语言系统介绍中国白酒,同时也在推动将中国白酒纳入国际酒类资格认证培训体系。


2017年12月18日 16:49
浏览量:0
收藏